林中大角鹿

全职CP通吃不限,偶尔混新番,其实是只要属性萌的起来的话无论什么都吃得下去。
欧美的话略有涉足,痴迷于哨兵向导设定。
CP更多的是因为喜欢人物然后才喜欢人物的配对,所以大部分CP属于可拆可逆,CP洁癖者慎入
主lo常常会用各种推荐刷屏,慎关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啊,小伙伴们来嘛

【全职】【双鬼】西点屋的奇怪存在

来自 @Ziv_哥怎麼就讓大眼給迷了 太太的梗,十分感谢Z子太太让我用这个梗写文

以前設定過一種幻想中的生物……平常存在於桌腳的影子裡,以人類吃東西掉下來的碎屑為食,就是那種一掉屑屑就馬上被卷走的感覺……(?)(半)透明的可愛的雲形小動物。

附帶一提如果它沒逃掉可以看見它肚子裡的東西(?)沒有消化管什麼的 只會看到食物慢慢消失(???)

——————太太的原本设定

ATTENTION:

※架空,策哥西点师,李轩大大半透明生物设定

※有奇怪的私设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文笔,不适者迅速点右上红叉逃生

※起名废,标题其实完全可以忽略

如果能接受的话就继续往下拉吧。


吴羽策总隐约觉得自己的西点店里多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但又总找不到证据。原因则是他总觉得店里变得干净了不少。这当然不是指的吴羽策开的西点店清理的不勤奋,只是作为一家以各种烤饼干而出名的饼屋,地面上偶尔会有少许碎屑什么的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店里的地板变得越来越干净了。


难道是那些常常在店内吃点心的女孩子们变得注意了么?吴羽策一边做着清理一边漫无边际的乱想。

烈日炎炎的中午往往是西点店客流量特别小的时候,因为不太有女孩子们喜欢在这个时候顶着强烈的紫外线和难以忍受的高温出门。但是西点店的顾客却大部分都是喜欢甜点的小女孩,于是吴羽策便趁着这个时候偷闲地端了一盘酥脆的曲奇缩在柜台后面一边拿曲奇磨牙一边拿着手机上网。


才从烤箱里拿出来没多久的牛油曲奇还散发着牛油的焦香,混合着浓郁的可可的甜味,螺线型的表面泛着暖棕的色泽,带着熨帖得指尖十分舒适的微烫,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身体,沉浸在由口腔内食物带来的美妙享受中。


不过饼干这种酥酥脆脆的小点心最容易掉渣了,不可避免的,在吴羽策啃完了一小盘曲奇之后他的裤子上已经落了不少的饼干屑。于是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把饼干屑从裤子上面抖落下来之后准备去拿个扫把来扫一下。


但是,正当年轻的店主准备去拿扫把的时候,西点屋里却来了客人。等他给几位客人结了单之后再拿来了扫把,吴羽策却惊讶地发现刚刚抖下来饼干屑似乎不见了。


难道是店子里有蟑螂?吴羽策有点心慌,一家经营现做食品的店里如果出现了蟑螂,那可就真的是不用开下去了。那就这几天抽个空去找找看治理蟑螂的办法吧。他在收银台的抽屉里翻出记事的日历,找了有空闲的一天拿红笔画了个圈。


当夜幕降临,一天的产品卖的都差不多了之后,吴羽策关上了店铺,细细地清点起一天的账单来。当然,本身既是一位糕点师,而且也是一个对饼干类点心有着非凡热爱的吃货来说,这个时候手边又怎么会少了一盘小饼干呢?


晚上的看起来是蛋圆饼干。李轩默默地咽了口口水。美人家的蛋圆饼干的蛋香味非常浓,看样子今天晚上应该能一饱口福?收银台下的阴影里,这个云状的半透明奇怪生物找了个既能欣赏到美人西点师的大长腿又能随时关注美人手里拿着的小饼干的好角度隐蔽的蹲守着。


吴羽策啃饼干的方式有点奇怪。相比起一次咬下一块饼干然后慢慢嚼的吃法,他更喜欢拿着饼干细细地拿门牙一点一点的磨着吃掉饼干。根据某个开店早期常光顾店里的妹子评价,这样子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仓鼠一样,搭配着店主吃饼干时候认真的表情总有着奇异的萌感。但是相对的,这种“仓鼠吃法”常常伴随着满手满腿的饼干屑,看上去颇为狼狈,但吴羽策就是改不掉这个习惯。于是,他便干脆不在有旁人的时候啃饼干,要吃也是等到店里没什么人或者饼屋没开门的时候吃。


年轻的店主一边拿着饼干磨牙,半透明的云状生物则一边顺着阴影的方向迅速而隐蔽的卷走落下的饼干屑一边脑内循环播放着“今天的店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大长腿什么的简直太棒”诸如此类的弹幕。所以,在一方不知情而另一方今天的隐蔽工作做的也很好的时候,这个弥漫着蛋圆饼干甜香的夜晚似乎过得也是十分安宁呢……


…………才怪!


随着“叮叮铛铛”一声响,吴羽策一个没注意就把饼干已经快要吃完的半空的盘子给扫到了地上,盘子里的碎饼干撒了一地。“麻烦了。”他默默地揉着额头,感到一阵头疼。


然而对于桌子底下的李轩来说,幸福来的太突然。铺天盖地一般落下的美味食物散发着充满诱惑的香气,于是这个半透明的生物迅速地卷起了几块滚落到阴影里的饼干块,塞进自己的肚子里。


哦哦哦哦哦实在是超级好吃!云状的团子打了个滚,更快地卷起阴影里的全部碎饼干。


吴羽策看着满地的碎饼干,明智的决定还是不要一块一块的捡了,干脆拿扫把直接扫干净好了。


李轩看到吴羽策离开了桌子,先用眼神舔了一遍那个人类的大长腿,然后偷偷地挪出阴影,搜刮着椅子附近更多的饼干。


等到吴羽策拿着扫把过来,他的额角青筋不自觉地跳了两跳。很明显啊,有好几块还比较完整饼干块似乎是不见了啊。这看上去已经不是蟑螂能做到的事了吧,难道店里闹的是老鼠而不是蟑螂?看样子不仅要去找治蟑螂的办法还要去买些老鼠夹回来。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仔细清扫地板。


有点麻烦啊。李轩看着好几次都差点扫到自己的扫把。被发现了然后丢出去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注意力总在男人的大长腿上而不是因为贪吃,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吃货的结局啊。肚子吃的鼓鼓的半透明团子努力地把自己朝着桌子的边角里面缩了缩,深切的感觉到不作死就不会死。虽然说因为一下子吃的太多结果飘不动了不能在吴羽策回来之前及时的缩回阴影里面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等等,吴羽策努力克制住自己转头的冲动。他用余光扫了下桌角,确认了一下自己似乎看到有看上去模模糊糊的饼干在慢慢消失?大概是因为灯光的原因,他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饼干飘在空中还是有什么东西包裹着饼干。店主觉得这个画面似乎有点眼熟,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心里渐渐的有了个猜测。


看着吴羽策似乎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清理完离开,李轩默默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其实还是有点半透明的…………


第二天,还是等吴羽策关门之后。这一次他端来的是一盘蔓越莓饼干。浅黄的饼干上点缀着紫红的蔓越莓干,混合了黄油与鸡蛋的甜香和隐隐约约的朗姆酒的酒香,让人不禁开始想象把饼干吃到嘴里之后莓干的酸甜,朗姆的醇厚再加上浓郁的蛋香能给人们带来怎样的享受。


不过……这次的饼干看起来特别的小?李轩这一次聪明的换了一个位置。他趴在吴羽策背后那面墙上挂着的时钟的上面,这个角度他不仅可以居高临下的看今天的食物是什么,而且这个角度吴羽策绝对发现不了他。


但是这样你就不能卷碎饼干了啊李轩大大……


看着俊美的店主拿着小饼干一点一点的磨牙,团子看着偶尔落下的饼干屑懊恼的发现这个位置他根本什么都吃不到,甚至连阿策的大长腿都看不全了!


于是,云状的团子偷偷飘下去,趁着吴羽策不注意的时候迅速地窜进桌子底下的阴影。

哦。吴羽策感觉到有什么小东西从脚边“咻”的一下窜过去,在心里默默地笑了一声,果然是当初学做糕点的时候听老师们曾经私底下说过的那种半透明的奇妙生物。半透明的,云状的,只出现在有美味的食物的地方的小东西。据说他们以小块的食物或者食物碎屑为食,怪不得糕点店里最近碎渣什么的少了好多,看样子不用去买蟑螂药和老鼠夹了。这么想着,年轻人细细地用牙磨着饼干,掉下来的饼干屑更多了。


过了两三天,看着吴羽策天天以各种方式在糕点房的地上落些小碎屑,等着过上一两个小时之后再清扫,李轩默默地回过味来,觉得吴羽策大概是已经发现自己了。看着柔和的灯光下像仓鼠一样捧着饼干磨牙的糕点师,李轩有点愣,这要怎么办?云状的团子在阴影里翻腾了几下,满脸的游移不定。


终于,在某一天,店主又在拿饼干磨牙的时候,默默发现自己的饼干盘里多出了一个手感不太对的东西。他看着那个明目张胆的抱着他特意做成小块的蔓越莓饼干往肚子里塞的半透明团子,觉得有点哭笑不得。于是吴羽策一把抓起那个终于把饼干塞进肚子里的团子,把他举到自己面前,光明正大的观察着这个他在暗中养了不短一段时间的小东西。半透明的云状身体看上去像果冻,疑似肚子的部分还能看见刚刚李轩塞进肚子里的小块蔓越莓饼干在慢慢地消失。这幅有点奇怪但是有有点诡异的萌的画面让吴羽策不自觉地动了动手指,一指头轻轻地揉在了能看得见饼干的位置。


“唧——”


“……”吴羽策抖了抖,又揉了一下。


“唧…唧——”李轩开始扭动着身体尝试从吴羽策的手里挣出来。吴羽策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放开了摸上去凉凉软软的团子。不仅看上去像是一团布丁啊,摸起来也挺像的,西点师这样想着。他看着李轩飘到了桌子边上,还不明白这个小东西想干什么。但是就像是突然升腾起了一股水蒸汽,吴羽策觉得自己看到的东西扭曲了一下,然后自己的桌子边上就多了一个穿着便服的短头发男人。


“哟,你好。”男人就在自己的椅子旁边,半靠着桌子边缘,笑着朝自己打招呼。“我是……噗啊!”吴羽策面无表情的抄起桌面的账本直接抽到了李轩脸上,“不要坐在桌子上。”李轩默默地揉了揉脸,站直了身体。

“我是李轩。”


————END?


评论(13)

热度(33)

©林中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